瘦肉精对人体的伤害大吗?

发布时间 : 2021-08-17 00:56:03   
本文摘要:瘦肉精对人体的伤害大吗?

瘦肉精对人体的伤害大吗?河南瘦肉精案犯否认瘦肉精危害人体健康7月25日早上8点30分,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。在今年3·15曝光的河南瘦肉精案中,生产销售瘦肉精的5名被告开始拒绝接受法庭的公开审理。

生产销售瘦肉精的被告人刘襄、奎中杰、肖兵、陈玉伟、刘鸿林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刑。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作出裁决,其中被告刘襄一审被判死刑缓期执行2年。严厉处罚生产、销售瘦肉精的犯罪行为,最终会严重打击危害食品安全的犯罪行为。庭审揭露犯罪黑幕开庭后,辩护人、公诉人、法官一一入场,5名被告人相继被法警带入法庭。

旁听席上有数百名来自各行各业的听众。在四位公诉人面前,填写了近一尺低的控告资料。

8点40分左右,公诉人开始向5名被告提交起诉书。盐酸克伦特罗又称瘦肉精,瘦肉精具有非常毒性,动物食用后在动物组织中构成残留,特别是肝、肾、肺等内脏器官中残留。人吃剩下盐酸克伦特罗的肉及其产品后,肌肉抽动、恐慌、栗子、头痛、恶心、腹泻等中毒症状不会频繁出现,多年吃会引起恶性肿瘤等结果,严重者会死亡。

在审判过程中,5名被告生产销售瘦肉精的经过逐渐明确:被告人刘襄、湖北人在制药厂工作。2007年初,刘襄、奎中杰主张国家不得用于盐酸克伦特罗圈养猪,盐酸克伦特罗圈养猪流向市场对消费者健康、生命没有严重危害,为了榨取暴利,可以共同开发、生产、销售盐酸克伦特罗。两人协商:双方各投资5万元,刘襄管理技术开发和生产,奎中杰管理销售,利润均等。2007年8月、9月,刘襄在湖北省襄阳市谷城县批量生产盐酸克伦特罗后,与奎中杰一起带样品到河南省寻找被告人陈玉伟、肖兵展开试验、促销。

陈、肖两人主张盐酸克伦特罗圈养的猪流向市场对消费者的健康、生命没有严重危害。盐酸克伦特罗卖给收猪的经纪人试用,知道效果好后,想向刘襄、奎中杰反馈信息。刘襄等人把这个盐酸克伦特罗称为刘襄产品,开始大规模生产,陈玉伟、肖兵作为猪圈养活大量销售。

前段时间,刘襄的妻子刘鸿林,作为湖北一家药厂的化验员的她也参加了这些违法活动。据随意出售瘦肉精的暴利法庭调查,截至2011年3月,刘襄、奎中杰共生产盐酸克伦特罗(原粉)2700多公斤,奎中杰、陈玉伟、肖兵销售后非法收入250万元。被告人刘鸿林主张盐酸克伦特罗圈养的猪肉危害健康,帮助刘襄购买原料,开展开发、生产、销售等活动。

2007年10月至2009年6月,奎中杰和刘襄共同销售盐酸克伦特罗(原粉)1200多公斤,销售额300多万元,非法收入130多万元。2009年10月至2010年2月,奎中杰从迟名华(别的事件处理)等销售盐酸克伦特罗(原粉)230多公斤,销售额140多万元,非法收入30多万元。奎中杰和刘襄共同销售,分别销售额440多万元,非法收入160多万元。从2007年8月、9月到2011年1月,肖兵从刘襄一购买的1300多公斤盐酸克伦特罗(原粉)向倪陆云(别的事件处理)等销售额为300多万元,非法收入为60多万元。

2007年10月至2011年3月,陈玉伟从刘襄一处购买的600多公斤盐酸克伦特罗(原粉)加入淀粉,用搅拌机加热后,用刘建业等假名向河南省博爱县贺群启(另案处理)等销售额200多万元,非法收入约70万元。五被告人生产、销售的盐酸克伦特罗,经过层层销售渠道,最后销售给河南、山东等地的猪养殖家,将饲料作为圈养猪使用,大量的猪肉流入市场,给很多消费者的健康、生命带来严重危害,对公私财产造成特别严重的损失。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为处理这种猪肉产品,损失约3400万元。

雷速体育官方网站

焦作市辖区封存不含瘦肉精猪773头,经济损失112.8万元。2011年3月16日至5月27日,焦作市管辖区猪出栏量显着上升,日出栏量减少2120.13头,比往年上升49.76%,焦作市管辖区猪养殖家收益损失1.61亿元。

事件发生后,被告人刘鸿林与刘鸿丽(别的事件处理)合作封存了刘襄生产、销售盐酸克伦特罗的入库发票等证明书。被告人刘鸿林落网后,帮助公安人员躲在湖北省丹江口市的刘襄被捕。

危害公共安全是公诉人、被告人、辩护人之间在法庭上的对话。这表明被告人对瘦肉精的危害有具体的理解,确实没有大量非法生产瘦肉精的道德。公诉人:你说生产瘦肉精需要国家认可吗?奎中杰:请告诉我。

人不吃瘦肉精的动物有害吗?奎中杰:有。肖兵也在法庭上否认,清告诉国家不允许在养殖业加入瘦肉精。公诉人说:为什么国家不允许在饲料中加入盐酸克伦特罗?肖兵:传说对人体的危害吧。

辩护人:你害怕卖食品安全事件吗?肖兵:我害怕。肖兵在法庭上说,一般猪宽到150公斤后,开始在饲料中加入瘦肉精。他从刘襄等卖到瘦肉精原粉后,以1比35左右的比例溶解,卖给别人。

养殖家获得溶解后的瘦肉精,溶解数千倍加入饲料。在审判中,被告人反驳说自己不告诉危害这么大。

但是,对于瘦肉精的危害结果,法庭指出,刘襄作为在制药公司工作的工程师,奎中杰兼任制药公司的销售员,刘鸿林作为有资格的制药公司等,不可能不告诉瘦肉精的危害。在法庭的供述中,被告人刘襄的供词自己生产瘦肉精的时间变宽了,手就不会颤抖,心里会慌张。他的妻子刘鸿林也发现丈夫有这样的症状,否认是多年生产瘦肉精的副作用。据公诉人介绍,被告人主张对明确的危害不正确,但这意味着危害很小,被告人忽视了这种危害结果的再次发生,没有主观的意图。

此外,客观上没有大量非法生产瘦肉精的道德,通过销售瘦肉精圈养的猪大量流向市场,严重危害了很多人的生命、健康,严重损害了猪养殖家、肉制品企业和很多消费者的利益,使公私财产特别受损。因此,不道德包括危险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。制作瘦肉精国法不能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出,刘襄、奎中杰、肖兵、陈玉伟、刘鸿林主张用于盐酸克伦特罗饲养的猪,人食后不会再次发生危害生命、健康和公私财产安全的严重后果,为了榨取暴利,很多人民的生命、健康和公私财产安全性变得坚决,很多非法生产作为养猪的盐酸克伦特罗,将盐酸克伦特罗销售给养猪家,瘦肉精圈养猪大量流向市场法院指出,在这起案件的共同犯罪中,刘襄和奎中杰共同拒绝犯罪,共同出资,开发、生产和销售盐酸克伦特罗,主要起作用,是主犯。

被告人刘襄开发、生产、销售盐酸克伦特罗作为猪养殖时间宽、数量大、地区广,犯罪极其严重,依法处罚。被告人奎中杰不仅参与投资开发、生产盐酸克伦特罗,还大量销售盐酸克伦特罗作为猪养殖,犯罪相当严重,依法受到处罚。

被告人肖兵、陈玉伟主张刘襄、奎中杰开发了危害人身健康、生命的盐酸克伦特罗,积极参加考试,大量销售给众多猪养殖家,是最主要的销售者,在共同犯罪中也主要发挥作用,不应依法处罚。被告人刘鸿林主张刘襄生产、销售盐酸克伦特罗,帮助刘襄销售部分原料,协助销售瘦肉精,在共同犯罪中辅助,从犯,落网后帮助公安机关逮捕被告人刘襄,具有根本立功,依法减少处罚。

审理机关起诉事实明确,证据明显,充分,罪名正式成立。为依法严厉打击食品安全侵权犯罪,贯彻落实确保广大人民群众生命、身体健康和公私财产安全性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相关规定,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决。


本文关键词:雷速体育,雷速体育官方网站

本文来源:雷速体育-www.multidisplayandpanel.com